没人懂兔子的悲哀

http://steelcompany.cn/2019-10-07 14:30:09

没有人知道它的无奈!

“你,小子,明天,这里,我们决一死战!”乌龟一字一句,扣响中指,沿一百八十度弧线作一个漂亮的翻转,“刷”地指向地面,睨视着兔子,身子微微颤抖,额角沁出些许汗珠。

沉默半晌,乌龟缩回发麻的指头,一个踉跄,再一个滑稽的转身,开始向丛林深处蹒跚。

沉默者原地呆立,像一个找不到回家路的小孩,扯着衣角,一脸茫然。

没有人了解它的惆怅!

在了无星光的夜,沉默者江边彳亍,好久好久。不是每一个胜握都能扣人心弦,不是每一场胜战都是振奋人心的,不是每一颗心都如此盼望着成名那一刻的喜悦。很多时候,我们出手了,仅仅因为挑衅者的无理与叼蛮,然而,心里却是对斗争无限的憎恨。

没有人认识到它的勇气!

大树下片刻的煎熬,赌的是一辈子的沉默。

看着乌龟孱躇的背影从眼前缓缓跃过,是可笑,滑稽,还有赛跑的悲哀。放弃了滚动的本能,蹦紧全身的神经,只为某人不经意的一句:“你这慢摩丝,命中注定磨蹭!”苦练三载,奔着奔着冲向兔子:“我要和你决一死战!”满脸天真与不屑。然后兔子开始冷笑,为一个无知而冲动的个体。

没有人读懂它的沉默!

一个个鄙夷的眼神,用最肤浅最原始的目光,瞄到了兔子的骄与浅薄,狠狠地唾弃着。兔子木着脸,从森林这头逛到那头,表情不加任何修饰。它知道,没有人会轻轻捧起它憔悴的脸颊:“孩子,苦了你。”即使它曾经众多的粉丝,也都只有恶狠狠的一句:“没用的家伙!”

夕阳下,一张落寂的脸,无限苍凉。

兔子为什么会输?

“轻敌呗!”众人异口同声。兔子噙着泪水,默默离开,满心读不尽的悲哀。

跑步,睡觉。两条互不相干的平行线,永远凑合不到一块,除非睡觉作了梦,梦见了自己在跑步,或者跑步跑到一半,晕倒了,然后再作梦,梦见自己在跑步。呵,兔子这一声名显赫的跑步健将,它不会不懂。

大树下,是对无知者的怜爱与关怀,是对挑衅者的承让与不屑,是对狂妄者的容忍与冷笑。

我似乎看到了忍者风范!是躏相如对廉颇的折回让道;是晋文公眼睁睁地看着盟友秦穆公被烛之武说退后对“不仁,不义,不智”的透析;是《门徒》中林昆妻子那一句“为了我和孩子,你不能留,一定要走”后的一块碎瓷砖,一滩鲜血;还有,兔子万般踌躇之后所选的那条路,不是软弱,是拒绝对神圣本能的亵读与侵犯。

假如兔子赢了乌龟,没有故事,很浅显的结局。

然而兔子却让它赢了。

兔子觉得,真正的本领不是用来持强凌弱,不是用来在弱者面前撑腰昂头飘飘然,更不是用来取悦一堆无知群体感官上的兴奋。然后它选择了放弃,义无反顾。

审视输给乌龟的兔子,突然很心疼,可怜的兔子,没人懂它!


相关阅读:
三公 https://604134.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