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养老金储备 迎接养老险的春天

http://steelcompany.cn/2019-10-08 18:41:09
导读: 中国的养老保险领域正在迎来巨大爆发,养老金管理行业市场前景巨大。从业务角度分析,在融资端,养老金管理行业从事政策性业务,是金融领域中仅有的享受到广泛的个人所得税与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行业;在投资端,养老基金的长期性决定了养老金管理机构可布局长期投资种类,获得长期稳定收益,其累积效应能够进一步获得超额收益。

从数据上看,据中国保监会近期的统计数据,2016年1月-6月,机构企业年金受托管理业务缴费、企业年金投资管理业务缴费、养老保障及其他委托管理业务缴费、企业年金受托管理资产、企业年金投资管理资产、养老保障及其他委托管理资产分别达到478.30亿元、604.17亿元、3352.65亿元、4544.54亿元、5190.97亿元、3177.30亿元。较之以往,今年前6个月养老险的统计项目明显增加,统计口径出现变化,与去年数据难以形成比对。但对核心数据进行统算后,企业年金受托管理资产同比劲增18.45%,企业年金投资管理资产更是同比大增57.60%。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平安养老险公司在旧有统计项以及新增统计项中都表现突出,总体高于其他养老险公司和纳入统计的保险资产公司。

中国已成为人口老龄化速度最快、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北美精算师协会(SOA)研究常务董事、精算师德尔?霍尔(Dale Hall)表示,在全球范围内,目前各国都在面临着人口老龄化危机,而中国因人口基数的原因,其老龄化速度远超发达国家。毫无疑问,中国人对于养老和退休规划的需求将会迅猛增长。

联合国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在2013年就已从1965年的46岁大幅提升到74岁。德尔?霍尔介绍,从2015年起,SOA与美国行销调研协会(LIMRA)面向中国23个城市和乡村地区的35-70岁人群展开广泛调研,于近日合作完成了《中国退休市场的未来报告》。研究报告显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口到达退休年龄,传统的养老金系统已无法满足老龄化人口的财务需求。未来,随着退休年龄不断提高,养老人群将被鼓励接受可提供终生收入保障的金融服务,因而将会扮演重要的角色并面临更多新机遇。

中国已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60岁以上的老人达2.2亿人。未来一二十年,老龄化人口都将处于高峰。但令人关注的是,中国消费者主动安排退休养老计划的意识还较为薄弱。在《中国退休市场的未来报告》中,仅9%的受访者认为他们在“非常积极地”管理自己的退休储蓄,仅22%的受访者会与金融专业人士合作,共同制定家庭财务决策。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文化因素,中国人十分重视储蓄而不愿为退休进行投资。“然而,对于个人储蓄可持续与否的不确定性,却随着退休年龄不断接近而升高。”德尔?霍尔认为。另一方面,消费者在退休规划中主要向家人和朋友寻求信息,且76%的受访者没有从雇主处获取更多信息的意愿。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消费者目前的退休计划较为单一,局限性很大,所以金融服务机构未来还有很大空间可以提供更多的产品和服务。

今年3月底,中国人民银行、民政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下发《关于金融支持养老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为中国养老模式改革带来利好。这一文件鼓励金融机构积极探索代际养老、预防式养老、第三方付费养老等养老模式和产品,提高居民养老财富储备和养老服务支付能力。随着靴子即将落地,商业养老险必将迎来黄金发展期。养老险公司已行动起来,泰康、平安、国寿等大型保险机构纷纷布局养老社区、医养结合,创新养老健康服务模式。

但在实际操作中,养老险改革存在着诸多难点。

平安养老险公司董事长兼CEO杜永茂表示,在当前面临的众多养老问题中,最核心的是养老金储备问题,一个国家和个人的养老金储备水平决定了未来的养老质量。

中国养老金储备过低,且结构失调。以2014年为例,储备仅5.4万亿元,其中第一支柱为3.6万亿元、第二支柱为0.8万亿元,第三支柱为1万亿元。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美国养老金储备同期约合182万亿元人民币,第一支柱约合18.6万亿元人民币,第二支柱约合114.4万亿元人民币,第三支柱约合49.2万亿元人民币。美国整体储备是中国的34倍,人均储备是中国的142倍;同时美国第二、三支柱占比90%,中国第二、三支柱仅占比33%,美国人养老主要靠第二、三支柱,而中国主要依靠第一支柱。

对此,杜永茂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一方面需要国家和政府的政策支持,另一方面要发挥商业公司作用。在中国养老政策的顶层设计上,现在第一支柱投资收益难以抵御CPI,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建立门槛过高,第三支柱税延养老早已提出,但迟迟未能落地实施。因此,需要国家进一步改革和完善制度设计,第一支柱加快投资市场化改革步伐,尽快能交由商业公司进行投资运作,实现基金的保值增值;第二支柱,在加快推进基础上,逐步降低或取消目前建立企业年金的限制性条件,扩大企业建立年金的覆盖面,条件成熟时可以考虑强制实施年金制度;第三支柱,则应尽快推进个人税延EET模式(即缴费和投资阶段不缴税,领取时缴税)政策落地,同时,同步考虑推出TEE模式(即缴费时缴税,投资和领取阶段不缴税),在两种模式的共同作用和推动下实现第三支柱快速形成。

从国际经验看,美国养老市场90%份额由商业公司运作,美国商业公司提供年化6.5%以上的养老金投资回报率,体现出了良好的保值增值能力;在美国人领取的100美元里,个人缴费仅10美元,退休前有30美元的增值,退休后有60美元的增值,可见养老金储备提升不是靠缴费缴出来的,而是要依靠市场化投资增值来提升储备。因此,杜永茂强调,随着第一支柱市场化投资步伐加快,第二支柱职业年金制度的落地,第三支柱个人税延政策未来的出台,商业公司已经做好充分准备,迎接养老金储备历史重任。他说:“作为专业养老险公司,我们在投资理念、资产配置、精算技术等方面都有明显优势,有信心和能力实现第一、二、三支柱养老金安全稳定增值,加快中国养老金储备,解决好百姓老有所养的民生问题。”

谈及这方面话题,德尔?霍尔建议,保险公司应通过创新做法提升消费者对于主动规划退休收入的意识,针对乡村人口和在职群体开发相应的小额和团体产品,并同时增加经营透明度,以获得消费者信任。


相关阅读:
幸运飞艇 www.hg81081.com
分享到: